突发的奇想

写名字的时候,一定要看过该人的样子,否则没有效果。因此,不会杀害同名同姓的人                                                                                                                               ————————《死亡笔记》


几年前看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条规则是那么完美呢,如果月神夜遇到一个像我一样有过不同名字的人,那不是就出现了一个超出规则的意外。我不是在怀疑作者的逻辑思维,漫画里的死亡和恐怖与现实无关,漫画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巧妙的逻辑,只是突发奇想而已,不想谈论漫画,也不想写什么读后感,几年不看, 记忆中的死亡笔记已经残缺了很多,只是突发奇想而已。        想法一旦开始,有时候思维是停不下来的 ,从小到大,我有两个名字,一个因为迷信,我用了很久,也很喜欢。一个因为高考,谈不上喜欢,却一直用到现在。

突发奇想的是哪个才是我“真正”的名字呢,新名字是我,老名字也是我,如果有阎王的“生死簿”,那么”我”,记在上面的是哪一个呢,无论按照什么逻辑来说,“生死簿”记载的我从生到死只有一个,可是我有过两个名字,却不可能“记载”两个我。 这是个和《死亡笔记》同样纠结的问题。当然我是个唯物主义者,不相信迷信,也没什么信仰,从小就仗着胆在黑夜里独自走路,吓到自己的也只有也只有“风吹草动”而已。也许问题不在于 哪一个是“真正”的名字,而是我更倾向小于哪一个名字。       

谈谈我名字吧,我想没有几个人有给自己起名字的权利吧,有父母和长辈在,只有喜欢和不喜欢分。我的辈分范“原”,而我又姓马,这两个字结合在一起,我决的我还是幸运的。后面这个字——“燚”,虽然是因为算命先生说我五行缺火而起的,但是如果你的名字,你的每一个老师都不认识的话,那感觉还是很好的。而且全国都没有重名的话,也许才会真正的感觉到什么是唯一。       

有好处,就会有坏处,只有那些名字有难检字的人才会知道有个特殊的名字也不是件什么好事,在那个还不是人性化的时代,我的独特的名字就只能改了,就是现在的“身份”,那是我奶奶给我起的乳名,一个同名上万的名字,我好像突然从“唯一”归为“平凡”。       

我不还是那个我么,有什么不同么?我自己也不清楚,老名字的我,和新名字的我,难道是两个不同的我,也许时间不同,我本来就不同,那又是“名字”改变的我,还是时间改变的我呢,这是个永远会纠结下去的问题。突发奇想而已,我不会去纠结,我只知道,对于我来说,不同时段的记忆,我有不同的名字,不同的人,对我有不同的印象,就会有不同的称呼。哪怕是有人喊我的外号,现在的我,那也只会感到格外的亲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