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

挪威的森林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也是因为它才喜欢上甲壳虫的音乐,不过,开启这个话题不是小说,也不是音乐,而是电影。

封笔很久了,为什么要动笔呢,告诉自己,只是为了最初的感动,

对我来说,这不是一部完美的电影,感动我只是对已逝青春的回忆,虽然我还没到三十七。

毕业三年了,我的生活里没有记录的文字,也很少有陪伴的小说,曾经有些电影让我感慨的去写些什么,最终我还是放弃了,放弃感性,强迫自己归于理性。

在一个看过多遍《挪威的森林》的我来说,电影谈不完美,也不能说是感动,只能算是记忆的促发剂。

偶然的机会让我在高中的时候看到了村上的《挪威的森林》,然后我就像渡边砌看《了不起的盖茨比》一样,连着看了三遍,没有喜欢的理由,也找不到不喜欢的理由,也许只是因为自己不个过目不忘的人,即便是读了很多很多遍以后,我依然记不清小说中该记得的所有情节。我只知道那是我还是很单纯的,会为了一本小说,找遍牛庄所有小摊上的卡带,去找那首玲子弹过的挪威的森林,不过我的执着没有感动过老天,两三年以后一个不记得在哪里发现的经典摇滚的CD成全了我。

电影单线的记叙打乱了我对小说原本布局的记忆,我说过我不是一个过目不忘的人,但是对于一本常看的书,还是马虎不得的。

首先说说直子,除了那双勉强还合格的眼睛,我真的难以将她和小说中的形象在我的想象中融合,我不是说女主角不好看,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小说中的直子是练过长跑的,在渡边的印象中是芊瘦而美丽的,而女主角胖胖脸颊事儿的酒窝,视乎更接近疗养院时的直子,而小说中对那时直子的描写只有了丰满二字而已。

渡边呢,小说中村上并没有为第一人称的“我”,也就是渡边任何形象上的赞扬,用渡边的话来说,还过得去,渡边除了有怪异性格外,绝对是普普通通的人,这一点视乎和我有些相似,不过导演找来一个帅哥来演,对眼球来找不到异议,不过为什么要找《笔记》中的L来演呢,看的时候总觉得怪怪的。

木月,在电影中感觉就像一个木偶一样飘过,从出镜,到死亡,还不到两分钟,一个龙套而已。我不明白一个改变直子和渡边人生的人,一个左右了渡边和直子感觉的人,为什么就这么在电影中简单的带过呢,我不是一影评人,也没有导演的天赋,但我绝对,简单的叙述方式,虽然感觉流畅了些,但给的不是小说中所给的感觉。

把活泼的绿子,变成风情万种,把初美的高雅只用美丽来代绘。

在加上一些记忆中对不上的情节,是导演有意改的,还是我真的记错了,

渡边和直子在东京的偶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电车了,而不是公园、在绿子家里的片段,视乎没有“躲猫猫”般的来回走动。

我不是过目不忘的人,即便是我看了好多遍的小说。电影让我更模糊了,我在想我是不是再看一遍呢,我最喜欢的小说,应该清晰地在我的头脑中才对,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慢慢的去忘记。

虽然和我的计划还有两年,但我想封笔的计划我觉得可以提前结束了,也许理性和感性二者我都不该现在,而是介于其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